賤而懶且直。凡人。煩人。失眠記錄。
適時喝酒,偶爾抽煙,閒來通宵,多吃外賣。
氣管有毛病,沒事時煩成話癆,有事時咳如肺癆。

本來開始笑的了。

可是還是好想她。

一忍不住就鼻酸。

小時候她還能四處走動,每次帶著我造訪姨舊居,經過地鐵站的西餅舖子,她都會給我買一小塊咖啡蛋糕,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款西餅,好好吃。
長方形的啡色蛋糕放在白色膠袋裏,連奶油都是咖啡的味道,那份香甜總是讓我小心翼翼的捧著膠袋,沾上膠袋的奶油都心疼是浪費。

我想要把生辰蛋糕分她一份,最後一次和她一起過生辰。我想訂一個昔日的咖啡蛋糕,可是看了好多間舖子還是遍尋不獲。

這個咖啡味道不知何時已被時代淘汰,被日新月異層出不窮的新口味所淹沒。

我只能懷念,再也無法吃到當時的味道。

一如她自己都忘了的自家食譜。

评论

© 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