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而懶且直。凡人。煩人。失眠記錄。
適時喝酒,偶爾抽煙,閒來通宵,多吃外賣。
氣管有毛病,沒事時煩成話癆,有事時咳如肺癆。

欸你瘦了好多。

還好。

你臉色很不好,很沒有精神。

我睡得不太好。

你頭暈嗎?你是不是睡不了覺?

⋯⋯⋯⋯

你看醫生吧?不要喝太多酒、咖啡⋯⋯欸⋯⋯你明年還在這嗎?

在。

謝謝工友伯伯的關心。

你怎麼又陪着我通宵當值。

其實我最近一直都凌晨四、五點才睡,然後去上班。

我知道。你身體沒問題嗎?

我睡不著。

你有吃藥嗎?

朋友說,你看起來還是很累。

我每天上班都在睡覺。

上班的時候睡覺,那晚上做了什麼?


其實沒什麼,我只是無法入睡。

月に叢雲 花に嵐 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

叢雲蔽月風摧花 人生足離別

「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離」

我害怕遺忘而不自知,於是反覆提醒自己。

生辰剛過。

才發現今夜是農曆十五。

月圓我獨缺。

今天幾位朋友不約而同地分別給我傳簡訊問近況。

數數看其實我只向七位說過這次的事情。

不知是誰轉告的。

謝謝你們。

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面對。

我只是拖着因睡眠不足而昏沉的腦袋看了一整天小說以求刺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別的地方。

我想起每次我要離開她的家回去,她總是坐在床沿的角落目送我關上大門,眼睛一瞬也不眨。
而我總是用撒嬌的方式要說好幾次再見,門關上的時候,她就那樣安靜地睜著不捨的眼睛看我,可是從不說一句要我陪的話。

我每次總是不忍看她那純淨的眼睛和寫滿寂莫的表情。

一想起我就沒有辦法停止眼淚。

本來開始笑的了。

可是還是好想她。

一忍不住就鼻酸。

小時候她還能四處走動,每次帶著我造訪姨舊居,經過地鐵站的西餅舖子,她都會給我買一小塊咖啡蛋糕,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款西餅,好好吃。
長方形的啡色蛋糕放在白色膠袋裏,連奶油都是咖啡的味道,那份香甜總是讓我小心翼翼的捧著膠袋,沾上膠袋的奶油都心疼是浪費。

我想要把生辰蛋糕分她一份,最後一次和她一起過生辰。我想訂一個昔日的咖啡蛋糕,可是看了好多間舖子還是遍尋不獲。

這個咖啡味道不知何時已被時代淘汰,被日新月異層出不窮的新口味所淹沒。

我只能懷念,再也無法吃到當時的味道。

一如她自己都忘了的自家食譜。

今天終於鼓起勇氣磨磨蹭蹭重新去上了書法課。

白天一個人在公司掉了兩次淚。

書法課的朋友對我說,「你看起來很累,是不是生病了?」

我搖頭。

另一個朋友說,「看來你最近過得不好。」

自她走了之後,今天是我第一次沒去看她。

生辰將近。
朋友問我有什麼想要的。
在回答現金、新工作、假期被打槍後我也不知道要回什麼。

其實我只想要她回來。

最後還是視界模糊地跟朋友坦白說了我想要她回來、希望她能回來。

其實我最怕的是我漸漸遺忘這份傷痛而不再重視它。
不應該是這樣的。

© 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