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而懶且直。凡人。煩人。失眠記錄。
適時喝酒,偶爾抽煙,閒來通宵,多吃外賣。
氣管有毛病,沒事時煩成話癆,有事時咳如肺癆。

Alright until I saw you.

換了新工作之後一直想寫點什麼。

剪頭髮那篇不算如人意,事實上這份工作也相對平靜,可以雲淡風輕,只是我沒有那麼做。

我那小得可憐的交際圈子在回到舊環境也因物是人非而擴充了那麼一點。

大概是太久沒有新的邂逅格外容易動心。

於是我又看起了戀愛番,配樂也一併把自己框了進去。

我本欲無心,可也許是身旁友人一直掛在嘴邊推波助瀾最後也生出一絲異樣。

甚至對方也不是一直以為會掛心的類型。

沒甚麼天翻地覆、激烈起伏的轉變,只是輕輕的,淡淡的,將他的好放在了心上而不自知。

甚至萌生第三者之所以成為第三者的大徹大悟。

只是有那麼一個人,他真的讓你覺得好到願意把自己放得那麼低。

即使發現缺點也絲毫不影響這份心情,甚至連他因早上疲憊欠精神而粗疏漏刮的鬍根也覺得很可愛。明明我向來挑剔有餘。

感到幼稚卻時而拌嘴,感到寂寞時常借故走到他身旁,感到沮喪而沉默。

完蛋了。

不能再貪心。

到此為止了。

那兩個字,不能說出來。

评论

© 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