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而懶且直。凡人。煩人。失眠記錄。
適時喝酒,偶爾抽煙,閒來通宵,多吃外賣。
氣管有毛病,沒事時煩成話癆,有事時咳如肺癆。

天氣突然轉熱了。

明明只是四月,山上的蟬就已經叫得煩人。

今天依舊在奮鬥論文,無止盡一份接一份。

寫論文就像揪著古人驗屍再加以鞭屍。

鞭屍的過程中有隻蜜蜂飛了出來,繞著燈泡轉個不停,嗡嗡嗡的,還鑽進了螺旋燈管。最後大概被燙到啪噠的掉到了書桌旁邊,飛都飛不起來,然後我撿起拖鞋啪噠的拍了下去,抽了一張白色的紙巾為它裹屍,慎重的送了牠最後一程。

明明你是蜜蜂,裝什麼燈蛾撲火呢?

夏天果然就是昆蟲的季節。

說起來昆蟲這種生物很有趣,該說有靈性還是敏感?

往往你沒發現它的時候,它也沒發現你的存在;但是一旦你發現它了,它就好像也看見了你似的,開始鬧騰不安。

當然也可能是人的心理作用。

想了想在昆蟲裡面我怕的就只有蛾(其實蟬也挺怕的,太醜又太吵),明明完全不怕蝴蝶。

可是就是怕到要不蟲死要不我走。

所以上星期在洗澡途中全身濕著一頭泡沫發現天花板角落有一隻蛾,而蛾又開始鬧騰的時候,我真的頓時感到很恐慌。

评论

© 遲。 | Powered by LOFTER